,上海人才招聘網">
注冊簡歷 獲“信得過人才服務機構”榮譽稱號
注冊簡歷 發布職位
首 頁 招聘職位 人才簡歷 招聘會 網站公告 職場新聞 印象點評 成功感言 成功案例

不少年輕人鬧起“副業慌 ” 警惕“一夜暴富”“少勞多獲”心理

2020/4/29 11:09:47 分享:

    這兩個月,天津市民許婕發現自己的朋友圈畫風大變,滿屏都是各種微商和帶貨廣告,讓人眼花繚亂。仔細翻歷史記錄才發現,一些好友換了頭像和昵稱,干起了兼職。

  其中每天刷屏式帶貨的,是她兒子的幼教老師。這個20歲出頭的姑娘一邊發布各種精美廣告,一邊向朋友圈里的各路好友發出“忠告”:“現在是‘副業剛需’,主業+副業=萬無一失!”

  “副業剛需”是近年來在年輕人中興起的熱詞。疫情期間,這個詞再度翻紅,甚至有人感慨自己鬧起了“副業慌”。“知乎”上有網友在這個話題下說出不少人的心態——除了工作,還需要一份副業,才有安全感。

  日前,面向年輕人的一站式的靈活用工平臺——“兼職貓”對疫情期間新增用戶情況進行了統計,結果發現,受疫情影響,年輕群體大量涌入,22歲以下年輕人已經占據平臺總用戶的68%;而不少白領、教師和自由職業人也加入兼職大軍,這部分人對通過副業緩解經濟壓力的訴求更為強烈。

  一些大學生邊上網課 邊溜號掙錢

  眼看著朋友圈里一位高中同學時不時曬出兼職高收入,大二女生沈燦也坐不住了。疫情讓她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超長假期,每天除了上網課、寫作業,她決定把剩下的大把時間用來賺點零花錢。

  “一部手機就能做兼職,15種職位任意選!”在同學的引導下,她加入了一個專門推介網上兼職的經濟公司,繳納入門費398元。

  這位出生在三線小城市的姑娘有點緊張,“會不會是騙子?”團隊負責人安慰她,如果你完成了足夠多的單數,不僅能賺到錢,還有各種獎勵,入會費也能原封不動地還給你!

  入群后,沈燦才“腦洞大開”,原來有這么多兼職都能掙錢啊!如果你長得漂亮、擅長拍照,可以當網拍模特;如果你愛打游戲、喜歡聊天,可以當游戲陪玩;如果你能說會道,可以當主播;如果你聲音甜美,可以陪唱歌、念有聲讀物、陪玩真心話大冒險;此外,還有微商、客服、講師、主持、外宣、助理、團隊管理等各種角色。

  愛漂亮的沈燦一眼就看中了網拍模特這個兼職。按照規定,她負責拍下商品,并給淘寶賣家拍攝買家秀,有的賣家會干脆把商品送給她作為回報,有的會返給她一單50元左右的傭金。當她干滿200單的時候,公司會把入會費398元作為獎勵返還給她。

  “感覺賺錢挺輕松的啊!”拍了十幾單了,沈燦感覺自己漸入佳境。她接的單從各種衣服,拓展到小飾品和各種玩偶,而花在拍照上的時間也越來越長。

  剛開始,她利用網課結束并寫完作業的空余時間拍照,后來發現,“有些課網上簽個到就可以溜走了”。起初她選在體育課時溜號,后來發現語文課也沒什么用,再后來發現選修課也都可上可不上……

  以前靠爸媽給的零花錢,出去只能買碗面。疫情有所緩解后,沈燦用兼職收入出去吃了頓日料。更讓她刷新見識的是,她聽說高中同學一口氣做了好幾種兼職,號稱“能月入3萬元”。每當父母提醒她別“不務正業”時,她就指著手機里同學的朋友圈反問,“有幾個工作能掙這么多錢?”

  這種自己掙錢腰板硬的感覺,大三男生程佳佳也深有體會。最近他靠兼職買下了購物車里向往已久的一枚鏡頭。

  程佳佳喜歡攝影,平時周末會做些跟拍的兼職掙點外快,買自己喜歡的設備,“光靠父母給的錢,哪夠買這些的?”疫情期間,很多外場活動取消,程佳佳發現自己的花唄眼看就還不上了,他申請了一期延期,然后找到了一個給生鮮電商拍攝產品的工作。

  吸引他的是一個月有穩定的幾千元收入,可老板要求他每天坐班。原以為白天不忙的時候,可以順便把網課也上了,可干了一個月下來發現,天天加班,周末也不能休息,“有時候要等到晚上才能開始拍攝,收工時都很晚了”。

  他決定拿到這個月的錢就走人,“找個活少錢多的去!”

  經濟壓力大 白領兼職干微商

  這幾年廣告行業一直不太景氣,32歲的許婕收入一降再降,眼看著公司總是在生死線上掙扎,又沒有合適的機會跳槽,她決定跟著小姐妹干副業。

  她觀察了一段自己的朋友圈,有的代購化妝品,有的賣各種微商產品,最終打動她的是一位微商姐妹的幾句話:“經濟越來越不好,不要指望工資了,擁有副業,多一份抵御風險的能力”,“別被網絡信息時代拋棄,幾千塊代理費,窮不了你,但多了一個機遇。”

  花了幾千元買了產品后,她加入了一個專門銷售美容減肥產品的微商。按照規定,產品她可以自用,也可以再賣給別人,賣得越多,拿貨的價格越低。事實上,就是鼓勵她不斷地找到新的客戶,讓客戶再發展客戶,人越多,她的收入也就越可觀。

  在這個團隊里,每天有人給她上各種培訓課,教她如何與陌生人溝通,如何打造自己的朋友圈,如何適時地發出有吸引力的廣告,及如何回復顧客提出的各種問題。

  很快,這個沒有任何醫學知識基礎的年輕人,張口閉口就是各種中醫術語。比如有的用戶問,怎么用完產品出現月經不調了?她看也不用看就能回復,“是氣血太虧虛,你這是體寒氣血不通暢,肝腎虧虛造成的。”

  起初,許婕還有點“臉皮薄”,不好意思發朋友圈賣貨,微商姐妹點撥她,“發朋友圈不丟人,沒錢還不努力才丟人!”那位小姐姐講起自己入行實現人生逆襲的生動經歷,并悄悄透露,自己已經月入七八萬元,“你只要努力奮斗,也能實現啊!”

  漸漸地,她發現這個群里新加入了不少人,有培訓機構的教師,還有導游。一位少兒英語培訓機構的教師告訴她,年前這家機構就勉強支撐著,遇到疫情更是雪上加霜,已經有好幾個月沒發工資了,她很無奈,“不干點兼職,房貸都快還不上了”。

  “兼職貓”通過大數據分析不同群體兼職目的發現,學生做兼職大多是為了滿足消費需求,這類動機體現在兼職需求不穩定,頻率相對不高,他們中一部分人比較在意通過兼職賺到錢的同時,還能提升自我能力。而對有工作的上班族而言,兼職的目的主要就是為了緩解經濟壓力,這類動機體現在工作持續性強,但對工資要求相對比較高。

  要警惕“一夜暴富”“少勞多得”心理

  “我們的客戶長期以來都以大學生居多。”“兼職貓”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疫情期間,客服接到不少“奇怪”的兼職需求,比如問“有沒有游戲代練”“陪玩”等,“我們才發現,一下子多了很多小孩子。”這些低齡化用戶中,甚至有不少只是初中生。他們希望能從網上找到好玩有趣的輕松兼職。

  從以往的情況來看,大學生最想做的兼職是家教類,其次是編輯、設計和翻譯崗位,而上班族的兼職也大多與自身職業相關,比如廚師、攝影師、舞蹈培訓等。

  然而疫情期間,很多線下兼職不得不暫停,陪聊、陪玩和編輯設計在“用戶最想做的兼職”中排名前三;而大部分人不再選擇線下崗位。五花八門的線上兼職開始盛行。“類似刷單的兼職,我們是不允許發布的,容易出現糾紛,也是詐騙高發的類型。”該負責人說。

  “很多人光看到別人發的光鮮的一面,卻沒看到背后的各種風險。”天津大學學工部副部長柳豐林多年負責學生就業工作,他分析眼下大學生做兼職是一種潮流,也是互聯網時代的產物,但存在對風險認知不夠、底線把握不足,又對金錢利益追求過高等問題。

  以朋友圈里火熱的微商為例,市面上各種真假難辨的品牌,良莠不齊,很難從他們宣傳的內容看出其真實面目。其中很多并沒有資質認證,產品質量無從考;更可怕的是,有的還是傳銷的網上變種,一些年輕人盲目追求利益陷入其中難以自拔。

  對此,天津行安律師事務所律師穆紫云也從法律角度提醒,微商作為電子商務活動,適用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》相關規定。各種微商品牌,存在不少法律風險,有的存在無證經營的問題,有的未按照規定納稅,部分經營活動稍有不慎還會構成犯罪,可能涉及的罪名包括虛假廣告罪;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;生產、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;走私普通貨物、物品罪;詐騙罪,等等。

  在柳豐林看來,大學生兼職有的是追求自力更生、經濟獨立;也有的想增加職場經驗、社會閱歷;但還有相當一部分是在過度消費的刺激下,存在“一夜暴富”的心理,希望通過快速輕松的方式賺錢,少付出多回報。

  “大學生在學有余力的前提下,通過合理合法的方式做兼職,賺取零花錢值得提倡,但一定要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和消費觀。”柳豐林說,作為學生,主責主業還是學習,即使疫情期間在家學習,也需要花一定的時間和精力去消化所學知識,而不是把大好時光用在“謀快錢、追熱錢”上,“這會影響你未來價值的提升。”他提醒大學生一定要頭腦清醒、目標清晰,“要想清楚,未來自己想成為什么樣的人,才不會被眼前小利誘惑。”

  他特別要提醒青年要守住“法”和“德”兩條線。“比如你真的下決心要做微商,那么你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微商,認真把相關法律法規弄清楚,不能觸碰紅線。”(文中沈燦、程佳佳、許婕均為化名)

  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胡春艷



發布日期:2020/4/29 11:09:47
新聞媒體:中國青年報
人才行業協會會員單位 人才服務許可證151號 滬B2-20050172 滬ICP備10022751號  
版權所有: 上海人才招聘網的ico上海人才招聘網 IE8.0以上版本支持 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


实况足球2012